服饰

第二十四章留一手

2019-11-09 11:11: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第二十四章留一手

李晓军将自己关在电话亭里打电话。

李晓军:喂,是我吗?

播音室内,祁颖慧对着话筒:你好,这里是午夜悄悄话的节目热线,请放心讲出你的故事,我们会为你提供心理方面的帮助。

李晓军:我不知道怎么说,我没法说出我具体做错过什么事情,我只想告诉你,我是个罪人。

祁颖慧:每个人都会犯错,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

李晓军:可是我犯的不是错,我犯的是罪。

老皮家,老皮在阳台打电话:不是不能做,是不太想做,不不,不是不想做,是不敢做,其实也不是敢不敢的问题,怎么跟你说呢……

王乐在客厅用螺丝刀鼓捣一个收音机。

收音机里断断续续传来李晓军的声音。

李晓军:一想起那件事就浑身发软,我想过各种逃避的办法,可我没办法逃避我身边那些爱着我的亲人,虽然他们离我很近,可我却感觉和他们隔着一层厚厚的膜……

阳台上,打电话的老皮听到了广播里李晓军的声音:等一下。

老皮快速拉开推拉门走到王乐跟前,一把夺下了他手中的收音机,将声音开大。

李晓军:他们越是爱我我就越是害怕,我感觉我已经没有资格去接受任何人的爱,因为我没有前途,早晚有一天他们会知道我犯下的弥天大罪,他们会发现他们深深爱着的那个人原来是个不值得去爱的骗子,我不想,我真的不想让事情发展成那样。

王乐白了老皮一眼,扔掉了手中的螺丝刀:不让玩就不玩,有什么了不起。

王乐进了里屋。

广播电台。

祁颖慧:这位听众,不管你的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逃避都是没法解决任何问题的,你只有去面对它,如果你一时无法面对,你可以尝试一点一点的去面对,从小事做起,终有一天你会发现你已经可以完完全全地面对那件事了,那件事已经没有那么可怕了……

玻璃墙后面导播接电话:您好,广播电台导播。

老皮拿着收音机:你好你好,我正在听广播,正在跟主持人通电话的是我儿子,他前两天从精神病院跑出来了,我一直在找他,麻烦您让主持人一定要套出他现在的位置,我好去找他。

导播:好的。

导播挂了电话,写了张纸条递给了祁颖慧。

祁颖慧:这位听众你好,我觉得有必要和你当面聊聊,你告诉我你的地址,我呆会儿下了节目去找你。

李晓军:不不,我不见你,我也不会告诉你我的地址。

祁颖慧:你放心,我已经让导播把直播切断了,你说的话观众是听不到的。我只是想帮你,如果你经常听我的节目你肯定知道,我从来不过问别人的隐私,但我会为他提供心理方面的咨询。

李晓军犹豫:好吧,我在中央花园等你,你一个人来,我穿一件黑色的套头衫。

祁颖慧:好的。

祁颖慧摘下耳机走出来。

导播:你可千万小心点,那个人可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祁颖慧:没事,咱有警察。

电台楼下。

孙伟站在私家车旁边。

祁颖慧提着包走出来。

孙伟拉开车门。

祁颖慧对孙伟:赶紧,跟我去中央公园抓人。

老皮家。

老皮靠在阳台打电话:怎么样?我儿子说了没有?

导播:放心吧,他现在在中央公园,但你不用去找,因为我们报警了,警察会帮你把儿子送回家的,你把你地址告诉我吧。

老皮惊。

老皮披上衣服,夺门而出。

中央公园,穿着黑色套头衫的李晓军在公园等着。

街道,一个年轻人刚刚拦下一辆出租车。

老皮抢先钻了进去:师傅,赶紧,中央公园。

中央公园。

孙伟将车停在路边。

不远处,穿黑色套头衫的小伙用帽子遮着头脸,东张西望。

孙伟问祁颖慧:是他吗?

祁颖慧:黑色套头衫,没错。

孙伟拉车门要下车。

祁颖慧:你小心点,这家伙是精神病。

孙伟:我还是警察呢。

孙伟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孙伟冲着小伙走了过去,小伙警觉撒腿就跑。

孙伟一个箭步冲过去将小伙按倒在地。

孙伟摘掉了小伙的帽子,不是李晓军。

中央公园另一角。

老皮将李晓军拉过来,一把搡在地上。

老皮:你疯了是不?知不知道广播是向全省直播的?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听这个广播?知不知道听广播的人中有认识你的人?你奶奶要是听到了这个广播会怎么想?孙可可要是听了这个广播会怎么想?他们要是问起来你怎么给他们解释清楚?你怎么就那么不让我省心?

李晓军:我难受。

老皮:难受能当饭吃?有难受这时间,不如想想怎么多挣点钱。你要答应跟我一起干律所,我保证你不难受。

李晓军:你走吧,别管我了。

老皮:我知道你害怕什么,你害怕跟我粘乎在一起,那件事会露馅,对吧?你还不明白吗,咱俩只有大蒜不拆瓣,才是安全的。就算你不答应跟我办律所,咱俩也必须捆绑在一块儿生活。别说我不放心你,换个位置想想,你就能放心我吗?你就不怕我悄没生息突然就把马艳那件事给捅出去了?

李晓军愣了。

卫生间门口。

李晓军卖力地拖着地。

同事甲捂着屁股冲进了厕所。

同事甲捂着屁股又跑了出来。

马桶间。

脏水已经溢到了马桶边沿。

李晓军用一根棍子搅着脏水。

卫生间门口站着几位同事,捂着鼻子。

同事甲:别搅了,越搅越臭。

同事乙:怎么回事,这都半天了,还弄不下去,还让不让人上厕所了?李晓军我告诉你啊,你这叫工作失职你知道不?

李晓军擦了把汗,继续搅:我怎么工作失职了?我又不是清洁工。

同事乙:李晓军你说这话就有点不负责任了,平时打扫马桶都是你的事,出了麻烦你就想推脱责任?

李晓军:这跟我工作失不失职没有联系吧?

同事乙:怎么没有联系?

同事丙拉同事乙:都少说几句,赶紧把马桶疏通了是关键。

同事甲:用棍搅不好使,得用手掏。

李晓军犹豫。

同事乙:掏呀。

李晓军:凭什么让我掏?

同事乙:你不掏谁掏?别说这不算你工作范围,谁让你主动揽了这活儿,你主动揽了这活就得尽职尽责,否则就是失职。听说你给王律师提出年薪一百万?你这态度恐怕连试用期都过不了。

同事甲:就是。

李晓军憋得脸通红,他扔掉了手里的搅屎棍:谁爱掏谁掏去。

李晓军气冲冲地离开了。

李晓军一边快步给走着一边打电话。

李晓军: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老皮:我干这行这么多年了,头一回手里攥着理,心里却没底,我怕万一这家伙报了警,警察来了,拉出萝卜带出泥,咱俩就都得完蛋啊。所以我还在犹豫是接还是不接?

李晓军:你的事跟我没关系,我不想听。

老皮:怎么就跟你没关系?我要栽了,你能幸免吗?我琢磨着这事还得咱俩一起干才行。这次这活儿跟正规律所接的案子是一样一样的,只是我没有律师身份,没法按法律程序来解决,你现在是正式的律师,你要不帮我,我早晚都得出事啊,你觉得呢?

李晓军:我觉得你在威胁我。

老皮:我是在给你挣钱的机会。

一个护士推着一个坐轮椅的女孩从李晓军身边经过,李晓军恍惚以为坐在轮椅上的是马莉。

李晓军望着轮椅渐渐远去:你能给我分多少?

留一手周易预测中心。

留一手一身唐装手持诸葛羽扇,气定神闲。

助手将装着三株乾隆通宝的盘子推给对面的老皮和李晓军。

留一手:谁测,谁摇。

老皮捻起盘子里的麻钱,摇了摇,散在了桌子上。

留一手:测讨债,首先看对方即应爻想不想还。二看财爻是否旺盛即对方有没有钱。三看世爻即你自己旺衰有无担财之力,有无讨来的运气。你看看这个卦象,世爻休囚,财不上卦,表示你讨债的运气不好,这个钱难要。

老皮:大师您说的对,但我看外爻有财啊,应爻合外爻,外爻之财即应爻之财,他的钱都在他媳妇那儿呀。

留一手打量老皮:你懂?

老皮:略懂。

留一手:对方在五爻君位,为上方,你在二爻,为下方,主被动,应爻克世爻,对方是有钱,但是不想还啊,我看你这钱还是要不到。

老皮:大师可有化解之法?

留一手:我又不是神仙,有何化解之法,但是根据卦象,你倒是可以选择好的时间去讨要债务,成功几率就会增加。

老皮:大师给掐个时间吧。

留一手闭上了眼睛,似乎睡着了。

助手给老皮做了个用手捻钱的手势。

老皮无奈,掏出一个红包:小小心意,希望大师笑纳。

留一手睁开了眼睛,用扇子将红包接了过去。

留一手:你可以找一个年合月,月合日,日合时的时间,我保你讨债成功。

老皮:巧了,今天出门我刚好算了,今天就是年合月,月合日的好日子,此时正是戊时,日干属癸,癸戊相合,是否意味着此刻要债百分百能要到?

留一手:你算得不错,可惜现在去找人来不及了。

老皮笑:不用找,债主现在就在我眼前。

留一手:什么意思?

老皮示意李晓军。

李晓军:我们是替韩嘉义来向您要债的。

老皮:如果大师您算的够准,现在就应该把钱还给我?

留一手愣,猛扇扇子:你说你替韩嘉义要债,你有欠条吗?

老皮:您看看红包里装的啥?

留一手打开红包,发现里面装的是欠条的复印件。

留一手:高人啊。

老皮:哪里,闲人而已。

留一手:钱的事好说,既是天意,我怎么可能违抗?再说今日能交一卦友,实乃我之大幸,两位随我到里间稍坐,我的钱都在我媳妇那里,我让她马上把钱拿过来。

老皮和李晓军跟着留一手进到里屋。

房间的博古架上全是古董。

留一手:怎么样?随便哪一件都够还韩嘉义那点债务了吧。

李晓军:我们还有事,您啥时候把钱给我们啊?

留一手轻轻关上门,然后一挥手就将博古架上的一件唐三彩拨到了地上。

老皮和李晓军面面相觑。

留一手:这件唐三彩够欠你的钱了吧?

老皮和李晓军不知如何回答。

留一手:我命由我不由天,我的债务我做主。

留一手一挥手,又一件古董掉在地上破碎了。

留一手:你看这件事是私了还是公办?你要是觉得公办好,我现在就报警。

老皮愣了一下,笑了:有事好商量,报警干啥,你说的很对,我的债务我做主,怎能轻易把命运交给一个卦象,所以我也留了一手,刚才你砸古董的视频我不小心都用手机录下来了,你报警有啥用?

留一手愣:算你厉害,但我不会给你钱的,我的债轮不到你这种人来要,韩嘉义有本事找律师告我啊?你是律师吗?不是对吗?那你这就是强闯民宅,你要是不走,我现在就报警。

老皮笑:都是文化人,何必说的那么决绝。

李晓军递上名片:我是王派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我受委托人委托以代理人的身份来和你调解这件事。

留一手不相信地打量李晓军:唬谁呢,我一看就知道你们是披着律师外衣来讨债的,不就是比狠么,我不怕你们。

留一手从桌子上抽过一把水果刀递给李晓军:有种你杀了我。

李晓军无奈:你既然不合作咱们就法庭上见吧。

李晓军拉着老皮要走。

留一手堵在了前面:我刚给你俩算了一卦,你俩今天有牢狱之灾。

老皮:恐怕你今天又要失手了。

老皮和李晓军欲走。

留一手突然一刀划破了自己的手,鲜血直流。

李晓军和老皮面面相觑。

留一手得意:我说过,我命由我不由天。

李晓军拉开门,几个彪悍的保安围了上来。

待续

印度双龙神油

西地那非危害

枸橼酸西地那非药片

viagra的副作用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