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

咪蒙骂父母不爱她我们对父母要求太高了

2019-11-07 16:33: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7月6日,是那个在采访中“保证自己会收敛3俗毛病”的咪蒙回归的第二天。

咪蒙反省了一个月,却在回归的第二天就将剧烈的情绪再一次对准了中国式父母。

她写了感觉自己从未真正被爱的女儿,与看起来左袒儿子到不加掩盖的父母;照例把个例当作了全部,把方式的错误简单粗鲁地归结为“不爱”,照例收获了大批拥趸。

咪蒙骂父母不爱她我们对父母要求太高了

咪蒙调动读者共鸣的本事固然让人佩服,粗鲁煽动情绪却为人不耻。

但不能不承认,父母爱我们的方式,永远是最容易牵动心绪的话题。

只不过比起得不到的爱,生活中更常见的是过度的爱带来的伤害。

比如,微博“本硕博吐槽君”最近就爆料,1母亲在孩子不知情的情况下,高分低报,致使其志愿直接从“985”掉落到“双非”。

咪蒙骂父母不爱她我们对父母要求太高了

类似的例子不在少数。而在这场失望的战争中,受伤的远不止子女。

7月5号,1名母亲由于帮女儿填错高考志愿被家人抱怨,跳河轻生,只留下一张“对不起”的字条。

咪蒙骂父母不爱她我们对父母要求太高了

我们与父母的关系,源何沦为今天的地步?

常常是由于毫无边界的爱,让我们和父母竖起了满身的刺拥抱,抱得越紧,伤害越深。

那些疏忽界限的绝望的爱,都会化作利剑

任何人的交往都是存在界限的,哪怕是最为密切的父女母子。

但是生活中,却有很多父母超出界限,无限制地侵入子女的生活,践踏子女的自尊,很多悲剧也由此酿成。

“为了唤醒孩子,我挥刀割腕”

6月末,成都一群对网瘾少年无计可施的父母们组成了一个名为“父母解救协会”的组织,在其中控诉各自孩子有多么地冷漠与腐化。

其中一个母亲为了避免孩子晚上玩手机,在网上买了手机信号屏蔽仪。

愤怒的孩子冲进母亲卧室,将手上能够抓到的一切东西全部砸向母亲。

这位母亲于是抓起一块刀片,割向自己手段。

看到血流1地,孩子一声不吭地退回卧室,关上了房门。

“那一刻我觉得孩子好冷血,甚至已不再管他妈妈的死活。”这位母亲失望地说。

乍看之下,这又是一个使人惋惜的沉迷于网络的冷漠少年,但细想其母亲的举动,却令人不寒而栗。

她割腕的时候,建立了自己“为了孩子可以去死”的伟大母亲形象,由此以一个受伤者的身份占据了道德的至高点,相比之下“逼迫”母亲自杀的孩子简直“禽兽不如”。

但她忘记了是她在用极具侵犯性的手段强行干涉孩子在先,遭到巨大反弹以后,是她自己取出了刀片。

“我为了你而自残,你还不屈服于我,你好冷血。”这是一个母亲从人性层面对孩子最狠毒的威逼。

受伤的母亲与冷漠的孩子相比,真正可怜的,其实是这个孩子。

“偷了几块巧克力,我的孩子竟然跳楼”

2015年,甘肃永昌初中女生赵琴在超市偷盗巧克力被抓,其母觉得丢人,在超市当众对女儿进行责骂与扇耳光等侮辱行为。

后来女生一言不发地自行离开,在城市广场跳楼自杀,当场死亡。

吊诡的是,女孩母亲觉得是超市逼死了女孩,抬着女孩尸体,鸠集千人大闹超市。

不堪压力的超市终究赔偿超过80万元。

当这位母亲当众辱骂女孩的时候在想什么?她想的是“你丢了我的人”,而不是“本已遭到惊吓的孩子需不需要安慰”。

悲剧酿成后,已故的女孩不能入土为安,还要被父母抬着尸体来到超市“二次示众”。

她真的把自己女儿当作一个有着自我人格与尊严的人来尊重了吗?

悲剧的源泉,一代人的幼稚病

中国的父母,有着延绵一代人的幼稚病。

“几千年传下来的老规矩,怎样能说改就改”

“孝敬父母”这四个字,在中国已然成为一种宗教信仰,这类信仰来自于中国古代社会的“君为臣纲、父为子纲。”

一直以来,中国的家庭结构和封建君主专制的社会结构一脉相承,父亲在家族中的角色就像一个君王,长幼有序,尊卑有序。

从《二十四孝图》里为了母亲可以杀害儿子的“郭巨埋儿”被反复宣扬,

再到如今的邹越、李阳之流让孩子当众向父母下跪的“感恩演讲”大行其道,

我们发现,扭曲的“三纲五常”换了个面目,照旧在腐蚀着孩子们的价值观。

“我年纪比你大,你必须尊重我”

我们常常感叹,是坏人们都变老了吗?

从广场舞大妈抢夺篮球场舞蹈并殴打威逼前去理论的男生“你家有多少钱?你动我一下试试?”

再到公然上私锁抢同享单车的大爷,

那些横行的老人们疏忽了这样一点:老人值得被尊敬的是经历与贡献,而不是年龄。

“因为你是我生的,所以你就必须听我的”

一些父母对自我权力有着膨胀的空想,就像那对为了控制自己留学的女儿把她囚禁并对外宣称女儿有精神病的父母,也像那些以爱之名把孩子送入戒网瘾学校电击的父母。

当孩子习惯于忽视自己的公道需求,当孩子的反抗意识让步于父母的权威,这些妥协在往后都会转化为孩子的人格缺点,他们的内心有些东西从此永久被摧毁。

“我恍如听见了甚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有父母若此

我们如何带着伤害做子女

把父母从神坛上拉下来

我们需得承认,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冷漠的人,自私的人,阴暗的人,这些人不会由于成为了父母就突然变好了。

他们的这些缺点在和你相处的进程中会一条条毫无保留地伤害到你。

我们之前常常有一个误区,即“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在我们遇到这些伤害的时候,本能地否定自己,无疑会加深这种伤害。

我们不单单要意想到这种伤害,也要正视我们人类复杂的情感联结,我们没必要时刻竖起身上的刺。

有时,父母笨拙地爱你的方式常常会在你心中那个最柔软激起涟漪,正如那个“父母说过什么话让你突然泪奔”的回答。

爸爸喝醉了给我男朋友打电话说,如果有一天你不喜欢我女儿了,爱上别人了,请一定不要骗她。你来跟我说,没关系,我来接她回家。

妈妈去世的第三天,爸爸不善表达,特地给我发了一条长长的信息。别的都不记得了,就记得一句“从此就剩咱俩一起了”。我当时就哭了,会记一辈子的。

《奇葩说》辩手邱晨说:“接受这类距离,什么好都想要是不可能的,接纳不美好才是真正的美好。”

要不要你死我活恩断义绝

把父母从神坛上拉下来是我们真正平等审视与父母关系的第一步。

接着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是:我们应当怎样带着伤害做子女?

我的回答是:理性。

这里说的理性并不等于一笑泯恩仇,由于当伤害真的深入骨髓的时候,一味谅解才是病态与畸形的。

正如父母皆祸患”豆瓣小组坚信的那样:有时矫枉必须过正,只有这样才是自我解救的唯一方法。

一生受困于母亲“理性的残暴”与“爱财胜过爱女儿”的张爱玲,曾无数次想象“将母亲在她身上花的钱还给她”,甚至将这一情节写入了她的《小团圆》当中,并且带着一种黑暗与残酷的快意看着母亲的哀怨与悲伤。

而在母亲病危的时候,张爱玲也真的如小说里绝情地不见母亲最后一面。

什么是最好的亲子关系

王朔说:“孩子给你带来多大的快乐,早就抵消早就超过了你喂她养她付出的那点奶钱,这快乐不是你能拿钱买的,没听说过取得快乐还让快乐源泉养老的这不是讹人么?她大可不必养我,我不好意思。”

龙应台在《目送》中说:“我渐渐地渐渐地了解到,原来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们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们的背影渐行渐远。”

生命就是一场长长地告别,既然终要再也不见,又何必执着于将情感制成桎梏牢牢地纠缠,父女母子一场也不过是一段缘分。

谢谢你们的养育之恩,而我也曾经是你们的快乐源泉,当我们的交集愈来愈少,请为彼此道一声珍爱,虽然这声珍爱里面,有甜蜜的哀愁。

本文由LinkedIn原创,作者曹泽宇

枸椽酸西地那非片金戈

巴戟天蛇床子金卓叶

进口viagra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